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池渐涨,秋叶渐黄,秋思一半,赋予卿。

 
 
 

日志

 
 
关于我

做一个安静细微的人,于角落里自在开放,默默悦人,却始终不引起过分热闹的关注,保有独立而随意的品格,这就很好。

步步惊心(中)  

2011-02-27 17:24: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步步惊心(中) - 石晓月 - 可心可亲
 

 

                 文图:网络        整理:石晓月

 

(七)

 

太子风波已过,若曦仍心有余悸。

赏梅时的心不在焉被他发觉,胤禛轻嘲她的毫不言羞,若曦却坦白心迹,她说女人天生就会演戏,假话奴婢也会说,王爷若想让奴婢扮柔情万种,奴婢愿意演这场戏,可奴婢觉得王爷是宁可听真话的,即使它会伤人。胤禛闻言嘴角逸笑,眼中清冷俱散,眼中柔和温暖。

我想他是快乐的,可怜璀璨松精石,不遇知音在路旁。孤寂了那么多年的灵魂,今日终于找到了懂他的人。其实他和若曦在骨子里都是同一类人,性情同样的坚韧挺拔勇于横眉冷对千夫指。所以在她面前,他慢慢卸下高高在上的冰冷面具,他也会骗人,他也会捉弄人,他也喜欢逗弄自己喜欢的女子,如他的一句:皇帝就不许和妃子取乐了?见到她和十四互送东西,他心知他们的随意坦荡,即便是有所怀疑她属意十四,仍不点破,他嘲弄戏谑这些的无伤大雅,只是不愿见她再与除他以外的人拉拉扯扯哭哭涕涕。他这是在吃醋吗?

读到这里,我忍不住想笑,这个男人还是头次将他的情绪暴露地这么彻底。

见到她被十阿哥无意踢中侧肋,他眼中瞬间满是心疼,听到她点醒十阿哥他喜爱的一直是芙蓉糕,他一定也是震惊的吧。有时候我们难免自私,对于喜欢自己的人,总是希望他对自己一直情深不变,尽管自己确实不能对他有所回应。

我会喜欢若曦就是这点:总是愿意去原谅,总是愿意去记得好的,对于不爱的人,她不会惺惺作态霸占不放。

担心她的伤处,他特意来看,微笑知君欲诱谁,两行玉齿露参差,此时心意真相属,可肯依前举誓词。对着她许下坦诚相待的约定,把自己连康熙都未曾起过疑心的机密心事告诉她。他一直都知道她的不甘心,知道她在云淡风清背后一直渴望紫禁城里有人能真心待她,给她所有的真实、安全和爱情。她的赌注这么大,他想不赌的,可却又害怕与她就此错过,终生错过得到她的真心的机会。而他用这么巨大的机密想换取的信息,却是想知道她到底伤在哪里,是否严重。

其实,看到这里我有所怀疑,胤禛在问问题时有所停顿,造成悬念,是不是他想问的,其实并非是这个?若真是如此,那他想问什么呢?是什么问题让他这般难以启齿而后避而不谈的呢?是朝堂政事,还是她的感情走向?

记得她与十三的月下谈心,当时十三对她言之凿凿,再三叮咛她定要保持本色,万不可卷入皇位之争中,担心她一旦失宠,便会进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十三的意思,也是胤禛的意思吧。

相比较八阿哥特意来询问若曦有关田文镜之事,我总觉得也许胤禛对若曦更为认真怜惜,为若曦想的更多。

既然不可能是政事,那就是情事?他是不是以为若曦与十四有所牵连?若是这样,那很多细节的问题都豁然开朗了,比如说他设计若曦拿回簪子时,喊十四弟,讽刺说若曦你就这么怕他吗?那为什么又不问呢?

想来是听到若曦与十阿哥的那番有关芙蓉糕与冰糖葫芦的讨论,觉得自己是有机会的,只需耐心等待就好。也因为这样所以才特地跑来,对着她许下了坦诚以对的约定。细细嘱咐她日后行事要多加注意小心谨慎,他抽了一张他的字帖后才提步而出。他一走,若曦顿时觉得,这屋子是前所未有的冷清。

唉,这两个人,同样的小心翼翼,对感情同样的如履薄冰:情如弈棋,谁先沉沦便满盘皆输,他们彼此都不愿意当输家。开始的冷静隐秘,进行的步步为营,可当情字袭来时,心能循规蹈矩的顺着理智的轨道缓步而行吗?

 

(八)

 

而后,若曦听闻十四已经把镯子退还给原主,听到八阿哥的举动,也听到他从始至终的猜疑。玉软香温被裹身,动人怜处是天真。疑他别有机权在,巧为钱刀做笑颦。若曦心中悲愤凄凉,尽管已经让自己放下,可那之前的感情是存在的,她不可能做到完全的视若无睹漠不在意,见惯了他的款款柔情、习惯了他的温存体贴,谁料他只是逢人便示三分好的性格惯性使然。自己多年的忧思竟然只是桃花有意空流水的一相情愿,只要是曾经有用心爱过的人,都会萌生一种我本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的愤恨嘲讽吧。尽管怨,尽管恨,尽管遗憾,但也从此明白,这段感情原本就是半路出家地基不稳,双方同样的犹豫不定,相拥相笑柔情蜜意的背后隐藏的忧虑和不甘,又怎么能单怪他的情感不够真挚不够纯粹呢?既然自己也做不到,何忍苛责他的不完美?

我与伊人本一家,情缘虽尽莫咨嗟清明过了春自去,几见狂蜂恋落花。

即使现在心境苍凉了,多了包容少了偏激,可是,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已经失去的东西不会还在原地等你。于最最澄澈的年华,遇见风华正茂的他,那些年少无知的纯真情话,那些将终生交付于他手掌的誓言,如同滔滔江水,终究一去不复返。

从此萧郎一别是路人,对面相逢不相识。

世界上最珍贵的,不该是已经逝去的过往,也不是混沌不明的未来,而是能掌握在手心的现在。

 

 

步步惊心(中) - 石晓月 - 可心可亲

 

 

(九)

 

恰似东山山上月,轻轻走出最高峰。心结一放下,她终于可以尽情的放开自己接受胤禛了。多么的庆幸,在这个佑大的紫禁城还有人愿意聆听她的烦恼苦闷,提醒她目前的纷杂局势,他对她坦诚以待,这,便足够。所以,敢放任本性,敢在他面前开玩笑,甚至敢胆大包天的在康熙帝面前捉弄他,见到他不知情的吃下加了盐的点心口干难耐,眉头紧皱拼命灌茶,在一旁乐不可支的爆笑出声。捉弄了他被他抓包,本以为会被处罚,而且还是他这么严肃的个性。谁知他居然放任其行不予追究?

想来脾气再暴躁的癫狂之辈,面对心上人时也是无可奈何宠溺一笑的吧,即便是历史上残忍严酷雷厉风行的雍正帝胤禛,此时在顽若孩童的若曦面前,再心如钢铁也成了饶指柔。

特别喜欢他要若曦伸手的那一幕,若曦以为他要她伸手是要打她,谁知只是手被他握住,往大树转去。两手相握,把玩不放,小手被握在大掌里,指间温暖如春,即便疼痛也是甜蜜。

御花园中,赤栏桥外,千树桃花,笛声悠扬,白鸥浩荡。若曦与十三对酒当歌,谁说男女之间不能成知交?两个不同时空不同背景不同性别的男女知己,在明月当空下,在桂香馥郁里,把酒言欢,畅意人生。而若曦从十三的口中,终于知道胤禛对她的无奈此心狂未歇,归来仍到那人边。那个一贯心中自有定数的胤禛,那个沉稳不乱深沉内敛的胤禛,他也会月下徘徊犹豫不绝。

与十三的肯谈畅说若曦明白了胤禛在心事莫测极难令人亲近的冰冷面具下的热血沸腾,他的灵魂一直孤寂。像冰山下的火种,人人只道那是寒冷坚硬的冰块,有谁能发现识得内里火光的炽热呢?十三说,莫要负他,莫要伤他,她不能,也不该伤他。若曦应承着,是的,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十)

 

谁知,月夜谈心是若曦与十三离别十年的序幕,也是她与胤禛不能曝光,无法光明正大的开始——原本日渐明朗的感情局面因她的无心之过,在八阿哥的有心针对下,造成了十三流房养蜂夹道十年幽禁,胤禛他则永远失去了光明正大请求指婚娶她的机会。散布谣言,造谣中伤,请君入瓮,铲除异己,八阿哥的计谋处心积虑天衣无缝,若非十三的挺身而出,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若曦当时知道这一切是她当初的恻隐之心不忍看之的一己之似造成的,如果若曦知道自己后来会爱上胤禛,如果她当时知道就因为自己当初的不忍心造成后来她与胤禛的决裂,只怕她打死都不会出声,以至干预历史吧。

但历史终究要按照它概定的正轨前行。白素贞当初为了一己之私水漫金山导致生灵涂炭,而被法海镇压在雷锋塔下,直至西湖水干雷锋塔倒方能重见天日,而若曦也要为她自己当初的一己之私付出十年光阴的代价。

若曦虽通晓历史,但仍是忍不住黯然神伤。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虽然她极力避免,可她仍在她走进这群阿哥生活的那日起,她就已经卷入历史的洪涡了。所以她顾念与十三的相知之情,对绿芜的怜惜之意,请求康熙成人之美,谁料天威难犯天子大怒,她在倾盆大雨中整整跪了三天三夜。因为那场跪刑,若曦落下了天气一变腿脚就难行的风湿病根,也是因为那场跪刑,她与胤禛头次如此靠近的拥抱。
胤禛眼神伤痛惊恐,扔掉了手中的伞,默然不语的陪着她,在这漫天风雨中挨着、受着、痛着、熬着……

宫中耳目众多,而且康熙又是盛怒之下,连绿芜想让他成全让她照顾为他挺身而出的十三而跪于他门口的微小请求,他都决心避嫌而决心置之不理,却因为惊闻她的罚跪,奋不顾身的跑了进来。

若曦当时并不知道,胤禛出宫回来后混身湿透,不食晚膳,不去就寝,在凄风苦雨中站了一宿,身处异地,却仍然固执的想陪她。他当年的痛楚,非笔墨能形容,只怕比若曦更深。十三被囚,若曦被罚跪,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空有高贵的身份,却无力保护自己知心的兄弟和心爱的女人,也许,也只有猛厉的风雨才能缓解他心中的痛吧。也是经过那次,他才丢弃了所有的情分顾念,所有的兄弟之情朋友之谊,立誓在储位纷争中胜利。

顺道一提的,是当时八阿哥与十四也进了宫,八阿哥白袍拖地,若曦见状想帮他拖起,却被他迅速一挥打开。

我当时忍不住与若曦一样的怅然,这一打,已经把他们之间所有的可能都打散了。

 

 

步步惊心(中) - 石晓月 - 可心可亲

 

 

(十一)

 

后来若曦在雨中昏倒,遭康熙赦免。这里有个疑点,当时若曦被罚跪的情形是李德全有意泄露的,而李德全的意思就是康熙的意思,康熙为什么一面盛怒让若曦罚跪,一面又有心向众皇子知情呢?怕是这里不过是一场有心为之,帝王之心最是难测,恩宠不见得就是欢心,责罚未必就见得是厌恶。

后来看到十四因此进宫求情罚跪反被康熙重用时,我才恍然明白,原来,这一切的布局,不过是试探,对储君的试探。大家都知,康熙喜欢仁孝,最恨弟兄因为皇位斗的你死我活,所以所立的储君一定也会是个仁慈之人。这从康熙在众臣面前说自己喜欢诚实、爽直、重情意的人。他说:存心行事,贵在诚实,开诚示人,人自服之,若怀诈挟术,谁放心服耶?他认为尊者应推心置腹以示人,阴刻何为?。并且指出:朕之喜怒,无无即令人知者,惟以诚实为尚耳。又夸道:十四阿哥最肖朕!上就可看出端倪。

而在此时,胤禛对若曦说,我不能去求皇阿玛娶你了。他放弃了吗?努力了这么久,为什么要放弃?这话与几年之后,若曦身处浣衣局时那句我一定会救十三弟出来,也一定会娶你!

迥然不同,当时我百思不解,前后一对比,结果就出来了,因为在当时,他心有疙瘩。他当时一直以为,若曦不过是想找个安全的港湾避难,才选上自己,现在自己可能都自身难保了,怎能庇佑她?倒不如放手,让她找门好亲事。后来听到若曦拒绝被康熙极为看重的十四的婚事,甘愿在这浣衣局受苦,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才知道她一直也如同他那般浓烈的倾心他的,既然她也爱他,彼此钟情,那为什么要放手?

胤禛收心敛欲,从朝内大小事务中抽身而退,日渐清心寡欲生活恬淡。对若曦也是从头到脚的冷漠不理,让若曦心中刺痛不已。真的能忘记所有,真的能装做一切都没发生过?后来御花园中,弘时的追鸟误射,胤禛情急之下以身相护揭示出了答案。他没忘,他也不会忘,已经存在的东西,不可能装成没有。

 

(十二)

看这篇文章的人,总是不免把八阿哥与胤禛拿来相比较,纳闷若曦为何选胤禛而弃了对她一往情深的八阿哥,甚至有人责怪若曦势利决情,认为她是熟知了历史,贪生怕死所以才屏弃了对她用情至深的人。而我却不以为然。所有人都知道,生命乃万事之本,没有了性命,什么锦绣前程什么如花美眷都是不着边的空话。

若曦曾经问过八阿哥,要他在前程与爱情之间选一样,而八阿哥选择了前程。这个连前程都不肯为你舍弃的男人,又怎么会为你舍弃生命呢?可胤禛却会,他也不知道原因,可待他清醒了,已经这么做了。尽管如果当时多给他时间考虑,他未必肯这么做,可那一瞬间,下意识的反应,他还是用自己的身子,护住了她。

女人再现实再理智再清醒再势利,午夜千般梦回的,心底深处盼望的,也不过是个能为她舍弃生死对她不离不弃的男人。八阿哥对若曦的意浓确实比不上胤禛他的情深。

所以若曦会在后来她写给胤禛的信当中说:当一人轻描淡写地说出想要二字时,他已握住了开我心门的钥匙;当他扔掉伞陪我在雨中挨着、受着、痛着时,我已彻底向他打开了门;当他护住我,用自己的背朝向箭时,我已此生不可能再忘。之后是是非非,不过是越陷越深而已。

所以若曦会扑到他怀里哭出来,说我至今未忘掉你,你也不许忘掉我

所以若曦会把那枝让她明白了与相信了的白羽箭爱若珍宝,摩挲了千遍万遍,以至箭杆被摩擦的光滑无比。

所以若曦会甘愿以自己首饰盒里最珍贵的珠宝,换取被艳萍几人偷盗去的胤禛赠送的木兰簪子与耳环。

所以若曦会在康熙指婚时甘愿抗旨进浣衣局受纤纤素手结茧粗糙,从皇帝面前的红人成为浣衣局的洗衣奴落毛凤凰不如鸡的六年困苦。

所以若曦会在当胤禛的询问为何不嫁十四反受苦时苦笑的说顺从了自己的心,它不愿意,我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步步惊心(中) - 石晓月 - 可心可亲

  

 

(十三)

而后的是是非非,真的如若曦而言,是越陷越深了:

十四威名遍彻西北大地,得君宠爱,胤禛内心煎熬。问若曦后悔吗,若曦却道不后悔。反而心疼他的苦痛难涩郁闷压抑,贪婪的看着他,如饥似渴,凝视他黑沉晦涩的眼,苍白的脸,心中疼痛,一切都不重要了。
十四凯旋归来,她一面为十四欢喜的时候,却不由得想到胤禛在目睹这耀眼光芒时内心是否惧怕苦涩?
十四得君圣旨,想要若曦嫁他跟他走,可她却断然拒绝,不做高贵荣耀的福晋,宁可再在浣衣局当人人轻贱的宫女。
而后康熙召胤禛说他属意十四,准备立十四为帝,胤禛步出暖阁时,与她对视的目光满是悲愤与绝望,若曦心如刀绞。
后来胤禛篡改康熙遗旨,科隆多向内廷宣布圣上已立四阿哥胤禛为君,一时间众人反应不及不敢置信,若曦不忍他伤心失望,带头率先磕头,才引得众侍口道圣安。甚至到最后被胤禛误解,出了皇宫嫁予十四,十四问起康熙旨意时,她也是按奈心中愧疚,违心的道出谎言,为的就是保住他的帝位不惹骂名。

这两个人,日渐情深生死纠缠,原本由开头的彼此算计,到此刻的甘愿为对方飞蛾扑火,伤了翼,焚了身……也此生不悔。

后来胤禛如愿登基了,他们终于守的云开见日出,可以结成鸳侣慰相思,可以光明正大的携手并行了。

喜欢看到他们独处时的静静拥抱,处理政事时的红袖添香,苦尽甘来时的云雨缠绵。若曦为他日夜颠倒废寝忘食的理帐分担,胤禛握住她的手时的怜惜心疼,凝视她时的关切温暖,对她时不时的动情浅吻,批阅奏章时对她的起居饮食放心不下,把从不喜他人插手的帐册放心托她整理,对着她唱着羞于出口的歌谣只为搏佳人一笑,他要所有的人都尊他怕他敬他,却不要她的任何改变……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一片酸涩,总是希望他们之间思念幸福的日子还能长些,
再长些——那些不羡旖旎上林花的快乐,那些欲语幽情期红裙的相思,那些见齿微张笑魇开,双眸闪电座中来的情不自禁,那些无端觑看情郎面,不觉红涡晕两腮的难言娇羞……更够再久一些,再多一些……人生一世,不过短短的数十年,他们还有多少时间能够蹉跎呢。

胤禛迟迟未给若曦册封,没有特别宠幸若曦的家族,让很多人奇怪,直到八福晋一言,才让人恍然大悟——胤禛不是唐明皇,若曦也不是杨贵妃,那种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的爱宠只会陷若曦于水深火热之中。

中国历来就把亡国灭朝红颜祸水的罪名扣在女人身上,即便当事人都不已为然置若枉闻,可有心之人怎么会平白放过?这般明目张胆只会为若曦扯上骂名拉上负担。而他又怎么落人口实,忍心让心爱的女人受尽委屈?

月盈则亏杯满则溢,得意到了颠峰,峰转直下,苦痛也就来了。看到若曦病愈后他们在园子里闻花赏景,听到他们的笑语嫣然,听到胤禛的那句皇帝就不许和妃子取乐了?让我心酸的几欲落泪,若时间能定格在这一刻,那该有多好?如果能够一直这样幸福,那该有多好?

偏偏时间不会因此而停滞,幸福也长着翅膀会飞。

(十四)

说实话,有时候真的是很反感八爷党成员的举动,自古一将功成万骨枯,成王败寇,何必多怨?皇位堆积在累累白骨上的金字塔尖,没有一番浴血纷争,岂能到达?既然已经决心用性命来豪赌了,那就要有愿赌服输的气量。

明明是朝堂上男人的战争,何苦把女人也拖下水?为了自己的欲望私心,为了爬上更高的权利地位,为了能够坐上最高的位置,不管结果如何,都是他们应付的代价,凭什么女人就得为男人的欲望牺牲?即使为了报复,又怎么忍得下心把曾经对你山盟海誓情深意重的女人也演变成牺牲品?

一个九阿哥,为抒发怨恨,不但挑拨胤禛与弘时的父子关系,还派遣玉檀布眼线,挑拨若曦与胤禛的感情;一个八阿哥,若曦当初提醒他防备胤禛时,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场,后来此事被八福晋知晓,虽然她是从九阿哥那得来消息,但若非八阿哥亲口泄露,九阿哥怎么会知道?而九阿哥与他在夺位失败后互通消息,八福晋又怎么可能不知情?明知道自己的老婆性情狠辣,若他真的有考虑到若曦,就该守口如瓶。无论这件事他是不是主谋或者帮凶,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他是默许的。争夺皇位从小学习治国安邦之术的阿哥们哪个是纯粹干净的?即便是温文尔雅翩翩君子的八阿哥,也会狗急跳墙疯狂反扑。可能他以为只是一通话而已,并没有什么实际伤害,却不知,就因为这通话,让若曦没了孩子,也永远失去了做母亲的可能。甚至最后导致若曦远离胤禛另嫁十四,至死都来不及见最后一面。

八福晋当时对若曦说你是从贝勒府进的宫,又受了爷那么多年的恩惠,他想让你和我们撇清关系,哪有那么容易?对了!九弟要我转告你们一句话,我们若有十分伤痛,也必要你们承受五分。

难道若曦这么多年的左右为难和痛苦还不够多吗?我们若有十分伤痛,也必要你们承受五分。何忍至此?想比较之下同样为板上鱼肉任人宰割的十四,他对若曦前前后后至死方休的维护,我真的心寒一片,原来世界上真的没有白吃的午餐,真的没有白给的恩惠,你无故得到的总有一天要归还,可是,为什么代价是如此的高昂?

若曦之前得到这么多的眷顾疼惜,最后也因此而被牵连左右为难,天妒红颜芳魂幽逝;八阿哥他们先前得到了若曦的暗示提醒占了先机,但也因此在胤禛登基后被幽禁折磨;胤禛最后固然得到了皇位,却彻底失去了最心爱的女人以及未出世的孩子,他那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相守一生子孙环绕的幸福从此残缺,心也随着伊人逝去而再也不复完整。

能怪胤禛残忍无情手段阴狠么?他身处帝位力行改革,身处动乱只得压迫八爷党以防内忧外患危及政权,加上那十年政治生涯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怎么不可能因怨恨而性情大变?再者,宁枉勿纵的道理帝王都深知其中,皇位原本就来的心虚,他怎么可能忍受再一次的失去?除了抑制一切可能,他还能怎么办?;

能怪若曦犹豫不决徘徊不定么?她来到古代之前,灵魂是理性成熟的现代女子,她怕死,她怕痛,如果牺牲的前方看不到幸福和快乐,那她的牺牲有意义吗?如果两个人注定分离,那又何苦再苦苦纠缠?又有谁规定为爱情放弃生活就一定比为生活爱情高尚?可她终究还是个平凡的女人,有留恋的爱情和相交的友情,有想保护的人,在感情与理性之间不断回旋挣扎,她一面不愿面对现实,一面又放不下,做不到视若无赌听而不闻,如此的心碎矛盾,你能批评她的犹豫,却不能责怪她的真实。

这一场皇位之争情感之战,到底谁是赢家,谁是输家?

 
 步步惊心(下) - 石晓月 - 可心可亲
 

后记:最后的这张图图很符合某人现在的心情,呜呜呜,感伤啊~~~~~~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